💛💛💛💟💙💙💙

SunPark——致最無與倫比的對手

七年無殤:

    有沒有這樣一個人,他在你的生命中是航標、是引導者、是無需言語就能相互體會的知己、是你最燦爛的一段歲月中永遠繞不開的不死不休的對手?如果有幸有這樣一個人,你將愛他,或是恨他?


    這個問題交給孫楊的話,他心中的答案或許是,慶幸;而他心中的這個人,必然是朴泰桓。




  一直以來,孫楊似乎都是以“偶像”這個詞來定義朴泰桓對於他的意義。




  2011年的上海世錦賽前,初露鋒芒躍躍欲試的孫楊,就曾毫不掩飾地表露著自己的嚮往,他直言:“在澳洲訓練的時候其實非常辛苦,每天都是超負荷地訓練,在每天最累最苦的時候,我往往會想到我的對手,我會想到朴泰桓。我一直把朴泰桓作為自己赶超的目標和偶像,因為我有信心超過他。他是世錦賽和奧運會的雙料冠軍,他巨星的光環比我要大,所以現在我每天做的就是刻苦訓練,其實就是趕上我的對手,我的偶像。”


    我曾經試想過,他是以怎樣的心情說出這番話的。或許有崇拜,或許有鬥志昂揚,抑或許,還懷有一份有實力能和那人一較高低的驕傲。


    如何能不驕傲呢?多年以來,朴泰桓這個高高在上的名字似乎都帶著迷人眼的光暈,作為最頂尖的游泳選手,作為亞洲自由泳最強有力的拓荒者,可以想見其追隨者與仰慕者是怎樣的不計其數。而在廣州亞運會之前的孫楊,只是一員年輕小將,朴泰桓的眾多仰望者之一。然而王者與普通人的最大區別,出去實力因素外,最明顯的就是王者總是不甘於只去追隨。孫楊注定也是要成長為一代王者的,在付出的巨大的努力、奮力地追趕、以及前一年堪稱亮眼的初次正面交鋒之後,他知道並且堅信自己有足以讓偶像重視的實力,他可以向全世界宣稱這是我的偶像更是“我的對手”了,他急不可耐地渴望一場盛大的勝利來證明自己。那一年的世錦賽正是這樣一個的機會。




  於是,那一年在上海世錦賽的泳池裏,上演了邊道奇蹟,也書寫了世界紀錄。


    對於在400自負于朴泰桓,我想孫楊的心情應該是複雜的。會有未能奪金的不甘,會有懷疑朴泰桓故意採取邊道奇襲戰術的委屈,也許還會有怕錯失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的緊張。但我想其實可能還遠不止這些。男人都是崇尚強者的,自身強大的男人更是如此,容我妄自猜測一下,當他在賽后再次審視那一次的比賽,會不會也有一絲與有榮焉的欣喜呢?他會不會也曾在心中暗想:“你看,那個奪得冠軍的人,那個創造邊道奇蹟的人,不愧是我的偶像我的目標!”呢?




  上海世錦賽的結局於孫楊而言無疑是美好的,雖然在他最想奪取的400自上最終還是敗給了朴泰桓,但兩金一銀一銅以及打破一項世界紀錄的成績也讓他在國際泳壇博得了一個舉足輕重的地位。從此,他不再需要仰望任何人,因為他也已然隱隱成長為一個新的王者。




  但有些時候,某些具有象徵意義的人或事,總能成為一種超越現實狀況與時間的存在。對於孫楊而言,朴泰桓於他的偶像地位,永遠不會因為他自己成長為別人的偶像而有絲毫動搖。哪怕在別人眼裏,他已然超越了他。




  如果說2011年的上海,孫楊想起朴泰桓時的心情是驕傲與不甘並存、鬥志昂揚和與有榮焉交融的話,那麼2014年的仁川,注定要讓孫楊在滿意與心疼間輾轉。




  單從這一次的成績來講,雖然極不願意這麼說,但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孫楊全面碾壓了朴泰桓的一次比賽。


    常人難以想像的肩傷的困擾,舉國期盼的巨大主場壓力,獨自籌措訓練經費的勞神,繁多且密集的參賽項目……太多太多地負擔同時壓在了那個年輕的老將身上。我們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傷病的制約,如果他的國家再給他多一些支持和寬容,如果沒有那麼多令他分心掣肘的事情,這個在一個月前還創造了400自年度世界最好成績的人,不至於敗得如此失常。


    可競技體育的殘酷與魅力也在於這一切的如果都只是如果。當這些如果都不能成為現實,那結局一定會顯得有些悲情。在那個以他名字命名的游泳館裏,他竟一金未得……


    我想他的確盡力了。然而盡力換來的卻是這樣一個讓人無可奈何的結果,只會讓每一個愛他的人,更加不由自主地替他感到心疼。




  反觀仁川亞運時的孫楊,在同樣經歷了2013年的坎坷磨難、不堪順遂之後,終於在2014年經過沉澱後爆發,再次捍衛加固了自己在泳壇的王座。其實與2011年的世錦賽相似,這都是孫楊急需證明自己的時刻,只不過上一次他肩負的是所有對他實力中未知部分的美好期待;而在仁川的這一次,他背負的不僅僅是眾人的期待,還有很多負面的質疑,甚至他是否能夠重回巔峰的質疑。


    所幸他還是扛過了這一切。




  顯然,在仁川所取得的成績是足夠令孫楊滿意的,除了錯失200自的金牌。


    在賽后,孫楊坦言那是一場不該丟的比賽,而失誤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太過關注朴泰桓而輕視了其他對手。可讓人啼笑皆非的卻是,在包括教練在內的孫楊身邊的一些人都認為朴泰桓的實力已經不再是孫楊的對手了。


    你看,即使在成績全面傾軋過他之後,即使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之後,這個站在最高峰的人還依舊只關注著他,依舊堅定如初地說:“我一直把他當成偶像,當成目標追趕,這是我心裏的實話,我確實心裏崇拜他喜歡他。到了一定高度之後能作為對手,我非常尊敬他,泳壇有這麼多人,其他選手我也很尊重,但朴泰桓還是一個特殊。我從達標到可以跟他比肩競爭冠軍,我覺得這是一段非常寶貴的經歷,任何人感受不到我和他之前的這種競爭對抗。”


    誰能說,這樣的感情僅僅只是一種偶像情結延續而產生的心理慣性呢?




  我發現過一個有趣的現象,孫楊總是在輝煌的時候強調朴泰桓於自己的“偶像”地位,在低谷的時候卻鮮有言說。我想這不是沒有原因的,一方面,在他深處輿論的責難、人生的低谷時,媒體與眾人關心的可不是他的偶像是誰;另一方面,他或許也不願意在那樣難堪的時候提起那個人吧。因為雖然以“偶像”之名冠之,但在孫楊心中,朴泰桓此人,又何止“偶像”那麼單一。




  其實關於孫楊對朴泰桓的評價,很多人記得的可能是再三提及的“偶像”說,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偏偏卻是孫楊否認自己曾有偶像。


    2012年,也是屬於孫楊的巔峰的一年。同樣是在這一年,提起朴泰桓,孫楊卻說道:“我從來沒有偶像,不管圈裏圈外,但朴泰桓是我唯一喜歡的運動員。”他說:“像菲爾普斯和羅切特這樣的選手,肯定比朴泰桓更有名氣、更大牌一些,但是我最早喜歡的運動員真的是朴泰桓,無論他的外形還是他的游泳技術,我真的非常喜歡他,他是我第一個喜歡的游泳運動員。”他說:“跟他在一起,確實能激起我心中的慾望。”他說:“因為他的存在才讓我更加出色。”……


    孫楊從來都是個直率而坦蕩的人,對於對朴泰桓的喜歡,也自始至終從未扭捏掩飾過,然而這一次處在職業生涯一大巔峰的孫楊卻沒有再次承認他是他的偶像。我不知道這是因為一個不到21歲的大男孩略顯延滯的青春期的自我意識與自尊迅猛膨脹的原因,還是因為取得如此大的輝煌過後以為終於可以不用再仰望偶像的緣故,抑或是因為某些被媒體有意無意渲染出來的敵對的誤會讓他赧於低頭服軟。但不管是什麼緣由,似乎在未曾減損半分他對他的喜歡的同時,也暴露出他視他其實遠不止“偶像”而已。




  其實這種心態我想孫楊自己是有所察覺的,但那太過複雜,以至三言兩語之間根本無法闡明,所以只得尋求一個最相似的詞語一以概之。




  偶像這個詞,需要過多的崇拜和供奉,帶著一股濃烈的臣服意味。而孫楊此人,似乎天生就缺乏那種甘於人下的服從基因。早在2010的廣州亞運會上,斬獲銀牌的孫楊就曾邊哭邊說:“我在澳洲訓練了幾個月,就是衝著亞運會來的,結果只差了一秒不到。”因為這不到一秒的懸殊,他痛哭得像個孩子,哪怕他都已經戰勝了當時中國男子泳壇的領軍人物張琳,哪怕他輸給的是自己視作偶像的朴泰桓。




  我想其實對於還未經歷過大挫折的早期的孫楊,與其說朴泰桓是單純用來崇拜的,還不如說朴泰桓更是他孜孜不倦想要征服的。


    少年成名的朴泰桓彷彿自帶著光暈,或許他不是成就最大的、天賦最高的、長得最帥的、氣質最佳的,但他絕對是集成就大、天賦高、長得帥、氣質佳於一身,這樣的人耀眼卻不刺眼,很難不成為焦點。自信如孫楊,一定很早就發現了他們眾多的相似點、自己的優勢、以及這個閃耀的人的可企及性(是的,可企及性和可比性,這一點尤為重要。孫楊是自信的,但他絕不是無理由的盲目樂觀。對於某些實力強大但卻缺乏可比性的人,他會向他們學習,卻不會因此折服、盲目挑釁。只有當一個強大且具有可比性的人出現時,才會成為他的目標,並挑起他無限的征服欲。)。以追逐的形式開始的征服欲就此點燃,而這種征服欲的滿足,所帶來的快感是難以言喻且會使人上癮的。




  但是征服朴泰桓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強悍的對手刺激著人不敢鬆懈絲毫,每一次都是拼盡全力的搏殺。並且每一次的戰勝與被戰勝,還彷彿都要伴隨著內心的糾結。2012年倫敦的400自尤為如此。


    倫敦奧運400自的金牌,毫無疑問會是孫楊職業生涯中至關重要濃墨重彩的一筆,那是他首次在400自的賽場上戰勝朴泰桓,更是他為中國男子游泳爭得的首枚奧運金牌,他有充分的理由為之歡呼為之狂喜。所以當他在獲勝後頒獎前的休息室裏時興奮得樂不可支,所以當朴泰桓強撐著笑容向他祝賀時他樂呵呵地蹦躂著說個不停,而根本沒想到這一場比賽朴泰桓輸得有多麼不甘。




  三年傾盡心力的努力訓練,為了創造新的記錄而來。一次又一次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一次又一次地感受超越記錄的速度……分明在比賽的前一天還游出了超過世界紀錄兩秒多的驚人成績,可偏偏要讓他經歷最莫名其妙的波折。


    上天在給予這個燦爛的男人以得天獨厚的天賦與魅力的同時,似乎也加註給了他格外多的坎坷起伏。我無法想像預賽被判犯規失格給他帶去了多大的打擊,我只知道,那一次是他自認狀態最好的、最有把握實現破紀錄目標的機會,卻因為“DSQ”幾乎連上場一搏的機會都被剝奪。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在迷茫和幾近絕望的四個多小時的漫長等待過後,他的申訴得以成功,他在經歷了心理上的過山車之後,再次回到了他為之付出許多的賽場。


    可是一個DSQ可以被推翻,帶給他的不利影響卻是無法被抹平的。小心維護的比賽節奏被打亂,身體狀態未能持續保持,情緒的大起大落……


    我曾經讓自己近乎冷酷地想過,一個競技體育選手,在承受巨大的生理考驗的同時也必須承受著異常沉重的心理壓力,心理素質的較量也是競技體育較量的重要組成部分,所有的重壓你都應該撐起,所有的意外都不應該作為你的理由。但後來我發現我還是無法說服自己這樣以偏概全。他在絕境中仍沒有放棄,為了一線希望而盡力調整自己,雖然終究還是受到了無法避免的影響,但畢竟再強悍的人也依舊是人,也依舊會有情緒與情感,這永遠不能成為他的缺點,而反倒是他有血有肉的人性中的又一魅力。因為他已經做得足夠好了,比任何人都好。


    不好說如果沒有DSQ風波他是否就能如願在那一場比賽裏創造新紀錄,但不論成敗,都不應該是在別人的錯誤下讓他來承擔莫須有的責任。


    所以那一場比賽,對於孫楊來說也不是全然盡興的喜悅吧。當本能的狂喜以後,當自以為出了一口惡氣以後,當看見他難掩失落還要強撐著得體卻空洞笑容以後,孫楊的心裏或許也會逆行出一些有悖喜悅的負面情緒吧。在國人沉浸還在這個年輕人帶來的巨大突破的歡騰時,孫楊卻在頒獎儀式後的遊場時默默地摘下了掛在脖頸上意義重大的金牌。或許是見慣了他的意氣風發、不忍心看他落寞;更或許是,想到他所無辜承受的,也忍不住生起更深的敬重並為他感到不平。




  可不論怎麼說,孫楊終於在這一年全面體會了征服欲得以滿足的快感,這種前所未有的美好感受讓他對與朴泰桓的競爭愈發欲罷不能。


    但顯而易見的是,現實的發展並沒有孫楊想像的美好。就在倫敦奧運落下帷幕兩個多月之後,缺少朴泰桓了的亞錦賽,孫楊不免對比賽有些遺憾。“這次朴泰桓沒有來,多多少少也是一次遺憾吧,畢竟奧運會結束之後也有兩個多月了,沒有見過面,大家也沒有通過正面的比賽和對抗。”他說,“整體感覺賽程和強度對我來說還是比較輕鬆的,因為這次主要對手都沒有來,基本就是我自己和自己比賽吧。”在經過了這麼多年追逐和征服的征途後,現在在同樣站上巔峰之後,是不是也開始感受了高處不勝寒呢?


    所以對手啊,你永遠不止是對手而已。




  兩個多月不曾見面、交鋒,讓孫楊多少有些想念。但那時的他可能不會想到,兩個月只是一個開始,到他們下一次站在同一個競技場,距離倫敦一別竟是兩年。




  從倫敦奧運之後到整個2013年,對孫楊或是朴泰桓來講,應該都不是段美好的時光。


    很少有一個出眾的人是順風順水地成長起來的,這個不成文的規則放在孫楊身上也同樣契合。先是關於自身商業價值的看法與體育總局產生的分歧,而後緊接的“插刀教”、“女友門”、與教練的恩怨糾葛,乃至後來的無證駕駛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如此集中地負面消息,想必有其必然性。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積怨也不是一天產生的,有些矛盾刻意迴避它也不會隨風而逝,反而是積聚著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爆發。我無意為孫楊開脫,不可否認這些事情或多或少他自身都存在責任,並且這個爆發的時機,也與他不無關係。


    在倫敦奧運取得的巨大成功,給孫楊心理上帶來的絕不僅僅是正面的激勵。連自制且善於自我管理的朴泰桓都不得不承認,在奪得奧運金牌後不自知地產生了些許年少得意的浮躁,更何況是從來都遵從本心的孫楊呢。當他不自覺地急於宣揚某些東西的時候,這一切被壓抑許久的衝突也就順理成章地暴露無遺。


    這個剛體會過人生高峰的年輕人,定然沒有想過各方壓力來得如此猛烈,洶湧地責難與批評讓他措手不及,一度將要走到心理崩潰的邊緣。孫楊人生的前二十一年堪稱順遂,想來也未曾有過太大的心理上的磨礪,不知道他是如何走出這一系列的陰霾的,但可想而知一定需要極大的意志力。




  那是孫楊充滿考驗備受磨難的一年,也是他走向成熟的一年。不知道在孫楊努力克服逆境的時候,有沒有曾經想起過朴泰桓,有沒有想起過他也曾遭遇隊友的排擠、也曾淪為各方利益之爭的受害者、也曾遭受眾人指責質疑以至於幾乎放棄職業生涯、也曾走出陰影重新證明了自己……但我敢肯定,如果孫楊在那個時候曾想起過朴泰桓,一定會對他有一個更加深刻的了解,更加切身的體諒。也許在那之後,在征服欲之外,也終於對他多了些惺惺相惜感同身受的疼惜。


    於是在2013年的世錦賽,攬獲三枚金牌榮膺MVP本應風光無限、但卻因背負了太大的壓力使得榮耀中都參雜了酸澀的孫楊,在又是一個缺少了朴泰桓的賽場上,又一次產生了遺憾的情緒。“還是有些遺憾的,因為朴泰桓沒來。”孫楊說,“如果今天像去年奧運會的決賽一樣有朴泰桓在身邊,那才會是精彩的比賽。”




  當經歷過了高峰低谷人來人往之後,我想朴泰桓之於孫楊,在“偶像”和“征服對象”的意義之上,更多了些“燈塔”般的象徵性。


    朴泰桓是他的航標,為他指引出前進的航線,他不會為了燈塔而停留,但卻會始終記得那抹讓他永不會迷失的溫暖光芒。雖然這座名為朴泰桓的燈塔自身也不是固守一地的,也在不斷奮勇前進,但只要想起這個人,知道這個人還在同一片水域,就能讓他充滿力量。


    在不知不覺中,與這個人的相互競逐,被運化成任何人都無法感受、不可詆毀的無與倫比的情結與信仰。




  就在孫楊備受煎熬的時候,朴泰桓的日子同樣也不太好過。


    相信任何一個有實力有雄心的運動員,都不會輕易放棄一項最高級別的國際大賽。放棄參加2013年世錦賽,一定是個艱難且無奈的決定。


    韓國泳聯苛刻以待,最大贊助商的決然離去,作為世界冠軍卻沒有一個合適的訓練場館、只能在體育高中和一些公司提供的員工泳池利用非開放時間進行訓練……這些讓外人看來匪夷所思的事情,卻真切地發生在他的身上。


    因為沒辦法保持系統訓練,他不得已放棄了那一屆世錦賽。




  此時的朴泰桓可謂是身處內憂外患之中,奧運會上的遺憾還未來得及獨自消化,來自外界的困擾又接二連三地纏上了他。而且不止有形的具象麻煩,還要承受著無形的揮散不去的對他能力的質疑。


    倫敦奧運之後,SK在與他的合約到期後宣布不再續約,理由竟是認為他“能力已經到達極限”。




  這種唱衰的言論卻已不是第一次出現。早在2009年,朴泰桓的成長歷程中夢魘般的一年,那種在此後陰魂不散的唱衰言論就過早的響起。




  回想朴泰桓到目前為止的職業生涯,也算得上是幾經沉浮、頗有磋磨,從起點處就充滿了與眾不同。雅典那令他自己都無法直視的一跳,不僅讓他匆匆作別了他人生中的首次奧運征程,更讓他的游泳生涯險些夭折在了還未綻放的時候。好在這個外表溫和謙遜的大男孩骨子裏卻滿是好勝與執著的,在經歷了暫時的消沉之後,他又重新回到水中,成千上萬次地默默練習,然後再度啟航。


    在多哈,他以一個年輕後輩的身份,一舉拿下了三金一銀三銅的奪目成績,帶著叫人見之難忘的青澀笑容闖入了人們的視野。


    在墨爾本,他以一個東方少年的身份,擊敗了眾多泳壇好手,站上了世界之巔,撕破了長久以來的自由泳壟斷格局,圈劃了一大批以之為動力的追隨者。


    在北京,他以一個國家代表的身份,為他的國家實現了領域性的突破,留下了他自己最恣意飛揚、意氣風發的青春印記。


    看著他一步步穩紮穩打地踏上巔峰,任誰也無法否認他的實力與努力。




  然而人生總是充滿起伏的,2009年的羅馬,在他最春風得意的年紀給了他最痛的迎頭一擊,成為他的成長中獲得的相當深重的警示。


    所有的參賽項目全部未能進入決賽,韓國媒體一片質疑指責之聲,曾被視作國民英雄的他彷彿一瞬間成了罪人,而曾經趨之若鶩地圍攏在他身邊的所謂朋友,卻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時候視他如無物。


    三個月足不出戶自我囚禁般的日子,或許思考了很多,或許只是逃避式的自我保護,或許經歷了劇烈的掙扎。他甚至想過要放棄,放棄視如命運的游泳。但真的捨得就這麼輕易剝離了佔據大半生命的熱愛的游泳事業嗎,何況是在這種備受責難的時候、用一種灰溜溜的近乎自認失敗者的姿態。


    不忍看他就此沉淪下去的父親拉他出門散心,在餐廳遇到一對認出他來的老夫婦。那一刻他或許有過一絲慌張吧,會害怕過於嚴厲的批評再次降臨,但還好,這一次並沒有。他們鼓勵他,說期待他的下一場比賽。突然間,他彷彿感受到了背後有千軍萬馬在支持著他。




  不去猜測是國際泳聯禁止高科技泳衣這一消息對他的激勵更大,還是那對萍水相逢的老夫婦在他最低谷時仍舊期待信任他對他的激勵更大,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那份信任與支持,是他灰暗時光中的一縷暖光,是他始終會記得的走出陰霾的動力之一。


    但事情總是有其兩面性的,我曾想過為什麼這一份信任支持如此珍貴,而結論,或許是因為稀有吧。在他未能如願取得成績的低谷期,周圍充斥的都是一面倒的嚴厲指責,他的努力被無視,他的潛力被否定,好像一時間他就只剩下了錯誤和過失。


    對於他2009年失利的原因我不想過多妄言什麼,那是多重因由結集下的產物,韓國泳壇派系鬥爭的波及和傷害、井噴式的商業開發、甚至年少成名後的小小懈怠……誠然,不能說他純然無辜,但我想無論如何也不至於要用近乎打壓式的批評來嚴厲指責他,何況彼時他還是個二十歲的年輕人,充滿無限可能。


    可事實是,公眾給了他太多的苛責質問,卻吝於些許的鼓勵和期待,慌忙而倉促地把恐慌和失望傾瀉向他。




  他身處一個唯金牌論的環境裏。且先不說唯金牌論的思想是否值得認可,假設我們默認這個論調吧,難道一次的失利和狀態起伏,就該否定一個人的能力、認定他再無可能嗎?


    來自己方陣營的質疑與不信任,帶來的心理壓力不亞於比賽本身。有時候被懷疑得太多,連自己都會動搖。




  不過他可不是一般人,樂觀堅定的性格,超越常人的自省自制,讓他重新出發,再次證明自己。


    2010年的廣州,這個年輕人頂著一頭火焰般鮮紅的頭髮,也帶著必勝的決心,再次開啟了新的征程。果然,他又一次在碧波中霸氣十足地點燃了自己的王者光芒。




  也是這一次,在他的游泳生涯中與之深深交纏的對手,正悄然更替著。


    張琳,這個他長久以來的對手,這個與他一道開拓亞洲自由泳荒蕪之境的拓荒者。他們有著相似的奮鬥歷程,以及相似的溫潤的性格。這樣一對惺惺相惜的對手,也能堪稱“場上是對手,場下是朋友”的典範了。


    然而命運似乎總是不會平順地發展下去。當朴泰桓重回巔峰的時候,張琳卻陷入了他的低迷時刻。


    經歷低谷而獲得蛻變的朴泰桓,對張琳的困境有著更深的感同身受。他找到張琳,告訴他自己也在前一年經歷了相似的低谷,告訴他千萬不要失望、千萬不要放棄。他送給他一張卡片,也給了他最真摯的鼓勵和信任。


    毋庸置疑,他是渴望勝利的,但他也希望對手能夠擁有最好最不留遺憾的狀態。




  與此同時,朴泰桓生命中另一個真正的宿敵,也在迅速地成長崛起。那個人叫作孫楊。


    當朴泰桓與張琳在國際泳壇協力開闢亞洲游泳的新疆域時,孫楊還是個默默無聞的小將。直到這一次的廣州亞運,這個一直以來努力追趕的大男孩,終於能夠與他比肩而立在領獎台上,也終於第一次品嚐到戰勝他的滋味。




  或許朴泰桓對孫楊最初的清晰而具象的記憶就始於廣州亞運,這個擊敗過他並且創造了新的亞洲紀錄的少年,強勢地闖入了他的視野,成為讓他也不得不警惕的存在。




  但在孫楊的記憶中,朴泰桓的存在則要早上很多。


    孫楊的相冊裏珍藏著一張攝於2007年墨爾本的合影。初次參加國際比賽的毛頭小子和一戰成名的新科世界冠軍,第一次被定格在同一畫框之中。


    老實說那張照片拍得實在算不上好看,未經校準的色溫,不夠精確的曝光,略顯生硬的姿勢,把兩個人都照成了一副黑瘦模樣。可就是這一張不夠漂亮的、昏黃得泛著古舊味道的照片,卻給孫楊帶去不可計數的動力。




  朴泰桓對孫楊最初的印象是什麼樣的呢?是冉冉新生的小太陽,還是愛哭鼻子的大孩子?不知道朴泰桓在為剛在1500自的比賽中戰勝自己並奪金的孫楊擦掉眼淚的時候會怎麼想。


    不管朴泰桓怎麼想,這個前幾天還獲得銀牌時還怯生生地攥住他國旗一角、幾天后終獲金牌時就霸氣十足地一把攬住他的人,都以一種不留餘地的強硬姿態撞進他的命運,成為他從今以後繞不開的對手。




  2011年的上海世錦賽,對朴泰桓來說其實並不算狀態爆發的一次比賽,耀眼的邊道奇蹟常常讓人們忽視了他的另一個參賽項目200自只取得第四名,甚至無緣獎牌。而這一次的孫楊,取得了兩金一銀一銅、並刷新一項世界紀錄的成績。


  這已經不是一個在他身後苦苦跟隨的孩子了。


  這是他新的挑戰,也勢必更加激發出他不服輸的熱血。




  2012年,他帶著書寫新紀錄的目標來到倫敦。


  訓練、準備、適應環境、調整狀態……一切原本都朝著預想的方向順利發展著,卻在最關鍵的時刻被一個誤判打亂了悉心維護的備戰節奏。三年裏他煞費苦心親手堆砌的塔在一瞬間倒塌了,別人的失誤導致他的夢想一朝落空。




  比賽結束後,略顯疲憊的他竟帶著與往日幾乎無異的招牌式溫和笑容走進混合區接受眾多媒體的採訪。


  他說:“奧運會並不容易,銀牌也是貴重的,我覺得自己游出了不錯的成績,到底是不是預賽的結果對我造成了影響,我覺得很難說,讓我覺得可惜的是,我沒能蟬聯冠軍。”


  他說:“最後時刻力量有些不足,但我還是感覺發揮了自己的實力,並不感到遺憾。而孫楊發揮得非常好,同是亞洲選手他能取得好成績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我對他表示祝賀。”


……


  我曾經並不能很好體會他那些迷人笑容後的真正含義,直至知道他在媒體拷打似的追問下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公眾面前流下眼淚、語帶哽咽地說:“對不起,明天再回答好嗎,明天吧。”那時我才隱隱感受,他帶著暖光般的笑容卻獨自承受了多少。他永遠不願讓支持他的人傷心失望,而笑容和力爭無愧的決心,也是他永遠無法被剝奪的驕傲。




  倫敦奧運的賽場,對於這一對宿敵來說都是頗具戲劇色彩的,而整幕劇的高潮,或許就在200自的比拼中上演。


  百分之一秒的巧合,同款銀牌,他們再次為“天生的對手”這一稱號寫下新的註解。


  銀牌不是能令他們滿意的成績,但在個人項目中與對方分享這一枚銀牌、共同站在領獎台的同一高度上,卻是他們意料之外的最滿意的結果。


  作為對手,只有他們才最能體會對方付出了多少。


  早上四點開始訓練,晚上八點結束訓練,訓練練到吐血卻還要如同時鐘一般一絲不錯地進行下去……每個人都想贏,每個人都不想輸。


  所以當朴泰桓和孫楊一起站在了同一邊的領獎台上時,當他被壓抑的情緒壓制了幾天後第一次露出釋然的笑容時,他或許突然發現,他不想輸,也有些不忍這個大個子的對手輸。




  帶著兩枚寶貴的銀牌,他結束了他的倫敦之戰,回到了他的國家。


  沒有金牌入賬,他預想他回國後的境遇可能不會太好。不過萬幸,這一次他的擁躉沒有拋棄他,依舊給了他英雄應有的禮遇。


  然而韓國泳聯和他曾經的贊助商,卻沒有給他這樣的支持。被泳聯拖欠奧運獎金,被曾經的贊助商斷言“能力已經到達極限”而不再續約,沒有訓練場地、無法保持系統訓練、無奈放棄2013年的世錦賽……他明明已經做得很出色,卻換來了個好像更糟的結果。


  不過在經歷過波折起伏人情冷暖之後,他那在溫潤練達的外表包裹著的內心,也淬煉得愈加堅毅。這一次他不再動搖他對游泳的熱愛和追求。




  2014的仁川,以他名字命名的游泳館,徹徹底底的主場作戰。




  朴泰桓和孫楊,兩個攜手立於最巔峰處的人,兩個緊緊糾纏在一起的名字,他們的對決注定不會平庸。


  在亞運會的賽程還沒有拉開帷幕的時候,場外的較量就已經率先打響。賽前,一連幾條孫楊為贊助商拍攝的語帶挑釁的廣告,就直指朴泰桓。在被問及感受時,朴泰桓說他並沒有看過這些廣告。其實看沒看過又有何區別,對於商業運作的那一套他不會比任何人感到陌生,無禮也罷、缺乏尊重也罷,這些場下的事縱然讓人不快,但都不應該影響到比賽本身。


  還是那句話,面對這個最珍視的對手,他不想輸,或許也有點不忍對方輸。面對這麼一個看似無解實則簡單的命題,其實能做的就是各盡全力,在賽場上見真章。




  仁川亞運可能是他這麼多年來身心壓力最大的一次比賽吧。從100米到1500米,從個人項目到接力項目,六天七個參賽項目,再次以一人之力支撐起整個韓國泳壇。舉國的期待,讓這場還未開戰的比賽成了他不容有失的一場戰役。然而這個時候卻沒有人知道,他的狀態其實遠非外界以為的那麼好。


  但他怎麼可能以這些為理由給自己留有餘地呢?他只會努力集中精神,全力調整自己。


  所以當被問及被兩國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孫朴大戰”時,他只是說:“是來比賽的,而不是來和孫楊見面的。我覺得比賽取得好成績才最重要。”


  但話雖如此,又怎麼可能真的就全然不關心這個最特別的對手。賽前幾天的訓練中,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為之,朴泰桓和孫楊一再錯過了碰面的機會。沒能提前相見,就只有向旁人打探消息了。私底下,他向相熟的韓國記者探問:“孫楊來過了嗎?我聽說他已經來了,真的瘦了很多嗎?”


  暌違兩年,終於要再次踏上同一處賽場,如何能不期待,期待全力以赴的自己碰撞上全力以赴的對方,來一場最酣暢淋漓的比試。




  200自,他們在仁川的首場對決,萬眾矚目的開始,卻是以一個差不多所有人都未曾料想的戰果收尾的——孫朴大戰,金牌旁落。


  又是一個兩人同場競技卻又雙雙無緣金牌的比賽,不過這一次的心情顯然與當年同獲銀牌時相不可同日而語。


  比賽結束後,孫楊游到朴泰桓身邊,朴泰桓看著這個同樣無緣金牌的傢伙,笑著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懊惱,不甘,無奈,是相似的心情吧,所以無需多言,他的心情他都懂得,一切盡在不言中。




  後面的比賽,孫楊未再允許任何意外的發生,一路下來連奪三金,強勢地捍衛著自己的領地不許任何人染指。而朴泰桓的處境則要艱難很多。肩傷的困擾,毫無修整時間的密集賽程,巨大的心理壓力……6天的賽事裏他的體重猛然掉了7公斤。然而最艱難的,其實是一金未得。




  當看著孫楊一次又一次地站上最高領獎台,而自己卻始終沒能在這裡登頂,面對這個曾經的追隨者,不知道朴泰桓會有過怎樣的感想。


  可以猜測,如果沒有孫楊的話,朴泰桓的游泳生涯一定更加順遂。但我直覺,對孫楊,朴泰桓沒有怨憤過。因為孫楊對他毫不掩飾毫無保留的喜愛,更因為,對手的存在激勵他成為了更好的自己。如果少了這個橫衝直撞的霸氣對手,也許他的生命中也會少了一抹精彩紛呈的異色。




  400自的決賽,獲得冠軍的孫楊高高舉起朴泰桓的手、與之分享眾人的歡呼,恰如四年前廣州的400自賽場,奪取冠軍的朴泰桓高舉初露鋒芒的孫楊的手一般。


  四年之前的廣州,朴泰桓是孫楊帶著必須要征服的決心去追隨仰慕的對手;四年之後的仁川,孫楊是給朴泰桓帶來諸多阻礙也帶來諸多精彩的最特別的對手。或許在下一個四年裏、或許在更長久的日子裏,他們的手還將在那湧動著激情與夢想的泳池裏再次緊扣高舉。


  我想他們都對此都抱有最大的信心。




  1500自的比賽過後,孫楊兩次伸手撫上朴泰桓的肩,不知道是不是對他的肩傷有所猜測。雖然他根本不曾對外界說起過自己這次是帶傷比賽,但是作為最默契的對手,相信孫楊有可能察覺。對此孫楊什麼都沒有說,也什麼都不能說,只能拍拍他的肩,給他無言的支持。對他,可以有心疼,但卻從不會有懷疑。


  當所有比賽結束後,孫楊又一次給朴泰桓帶去了驚喜。最盛大的生日會,精心準備的蛋糕,寫滿心意的卡片。但在所以禮物裏,可能對朴泰桓來說最難能可貴的,卻是孫楊最後急切地讓翻譯轉告的那句話:“你跟他講,你跟他講,希望他能繼續堅持下去,明年的世錦賽還可以再看到他……”


  其實他只是想告訴他,無論外界有多少紛紛擾擾,都不必放在心上,他永遠是他最偉大的對手,而他的對手永遠相信他。










  “我會一直游下去,直到我的熱情真正冷卻的那天。”


  “我會相信自己直到自己要放棄的那一刻都會認為自己是在全盛期。”


      ——朴泰桓




  在孤獨地奮勇向前的道路上,慶幸有這樣最無與倫比的對手一直相伴左右。但無需說感謝,因為最好的感謝,就是給他一個最強大的自己,一個最足以相配的對手。



评论
热度 ( 99 )
  1. 希颜君.七年無殤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都在等待彼此,荣辱与共
  2. damiani七年無殤 转载了此文字

© damiani | Powered by LOFTER